网站首页 >> 委办局 >> 五夫镇 >> 文化旅游
五夫,千古流芳的名镇
【更新时间:2011年12月09日】  【文章来源:
   
  五夫之地名,因含有一个夫字,于是意蕴更著风趣。东汉时的文字学家许慎在《说文解字》中对“夫”字是这样解释的:“夫,丈夫也,从大一以象簪也。人长八尺,故曰丈夫。”如果望文生义,那么五夫地名透射出来的,是流传久远的阳刚之气。因而五夫地名,让人更多地联想到《周易》中的乾卦义理:“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”。五夫自古人文荟萃,风水意象钟灵毓秀。五夫地理位置比较特殊,它曾经隶属过建阳、崇安(今武夷山市)管辖,因而这个千年古镇,它的名字中已经融入了更多的人文历史
  五夫之名起于何时,一个比较认可的说法是晋代。传说晋代此地有蒋氏一族,在朝为官,五人受朝廷封了“大夫”而得名,于是产生了“蒋氏五大夫”的说法。《崇安县志》载:南唐保大三年(945),上大夫池繁禧、大将查文徽屯兵五夫里,这些高级武官中都与“夫”之意义相关,其女眷们交谈时常高兴地说:吾夫喜欢此地安宁!也许是“吾夫”与“五夫”谐音在当地的流传吧,或许就是这样把五夫的地名叫开了。到了后唐,又有金吾上将军刘翔看中五夫之胜,携家迁居五夫,历世不移。因而才有光耀五夫的抗金爱国刘氏英烈,史学界称“三忠一文”(即忠显公刘韐、忠定公刘子羽、忠肃公刘拱、文靖公刘子翚),刘家的先贤享受了皇帝的敕封,是当地的名门望族,这些激战沙场的刘家父子兵,加上抗金名将吴玠、吴璘两兄弟,除文靖公刘子翚外,正好是五位有着血染的风采的将领,大丈夫英勇行为,感动乡里,乡人以他们的悲壮精神为种子,在故土上栽培出一个“五夫”的名字。
  仔细推敲,同时代的另一个功名显赫的胡氏家族,也与“五夫”地名有着密切关系。理学先儒胡安国一家,其后人中才俊迭出,多为理学贤才和从教者,虽不及刘氏家族披甲上阵身陷疆场那般英武,却有着“士大夫”的荣耀,当地称胡氏中五位名人为“五贤”,即胡安国、胡宪、胡宏、胡寅、胡宁。这与兴贤古街上的那口五贤井有着密切的关系。五贤井,当是一口代表着纪念意义的井,纪念的不仅仅是胡门五位先贤。这口井更深广的内涵应当是包含着祭祀生于斯的“五夫”们。
  在元封五年(1082)之前,五夫不隶属崇安县。元封五年(1082)时,朝廷才将建阳所辖的五夫与从政、籍溪、建平、丰阳、节和、长平等七里划归崇安县。《五夫子里志》载:自宋以来,五夫按其地理境界分内五夫里、外五夫里。清雍正年间,内五夫里与外五夫里、从籍里共12图都属于开耀乡管辖。内五夫里指北宋著名词人柳永家乡的白水、首阳、上梅一带,内五夫的鹅子峰和寂历山是文化名山,积淀着人文历史。今上梅乡的下洋村口有条溪,叫籍溪(即三溪口至寺口流段),籍溪旁有一座胡坊,曾是胡氏先贤们传经教学的遗址,朱熹少年时就与恩师刘勉之常到胡坊读书求学。而外五夫辖翁屯以南的一片村落,其中心区就是现在的兴贤、府前一带。 南宋理学家朱熹生活读书过的紫阳楼,就在府前村,屏山书院就座落在这里。武夷宫宋街朱熹纪念馆里的神道碑,原来就是立在府前村蟹坑刘子羽的墓道旁的。府前村紫阳楼门前流过的潭溪水,与紫阳流风同源八百多年。潭溪水往西南流去,汇入建溪,哺育着另一个古邑建阳,建阳因有潭溪之故,也叫潭城。
  兴贤古街是宋风最浓郁的地方。朱熹是宋代文化群儒中的泰斗,在中国的思想教育界仅次于孔子,更何况朱熹在武夷山的四十多年间里,在五夫的时间是最长的。兴贤古街上的刘氏家祠,最能解说朱熹的身世。朱熹既是五夫刘家人的养子,又是五夫刘家人的女婿,五夫也因为有了朱熹这位名人而增添了荣光,朱熹首倡的《社仓法》,就诞生在五夫兴贤古街的凤凰巷里。五夫自宋朝设坊以来,有6个沿兴贤古街设立的坊:籍溪坊、中和坊、儒林坊、朱至坊、紫阳坊、双溪坊。这6个坊组成了兴贤古街。石坊门上分别镌刻着“崇东首善”、“五夫荟萃”、“天地钟秀”、“籍溪胜境”、“紫阳流风”、“三峰鼎峙”、“三市街”、“过化处”、“天南道国”、“邹鲁渊源”等历史名人的手书横额。街头坊两侧矗立着的“兴贤书院”、“刘氏家祠”、“连氏节孝坊”、等古迹,无不透射出宋风遗韵,全长一千余米的兴贤古街,仍居住着近千人口。
  先贤濡养的千年古镇五夫,因其人文底蕴丰厚,已荣膺“福建历史文化名村”称号。五夫镇近年来挖掘了不少民俗文化,如春节的灯笼鱼,颇具地方特色。朱子文化景观的修复与综合开发,形成了武夷山的人文之旅线路。五夫的白莲、田螺,都是叫得响的当地土特产。五夫,是武夷山以东一个千古流芳的名镇。
返回顶部】 【关闭本页】 【打印文章
 
Copyright (C) 2011[武夷山市五夫镇政府]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权所有:武夷山市五夫镇政府     技术支持:武夷山市数字武夷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